傻不愣登小透明

一个醉酒秦

·ooc算我的
·撞梗致歉
秦明很少喝酒,所以连林涛都没见过他喝酒的样子。一般来说,都是他喝,秦明看着。所以当秦明从冰箱里拿出啤酒,说是为了庆祝池子案件的告破时,林涛有点不可思议。“宝宝你还会喝酒呢?”林涛敲敲啤酒罐,瞪大眼睛看秦明。“别废话,喝不喝。”秦明顺手打开一罐啤酒举到鼻尖闻着,皱了皱眉——父亲的罪名被洗清,池子也落网了。秦明一直紧绷的心绪终于放松下来。他想庆祝庆祝,和林涛一起。但林涛绝对不会喜欢以做一套新西装的方式来庆祝,于是想来想去,便想到喝酒。林涛没想这么多,他只认为秦明心血来潮想喝,秦明想,他就陪着。他自己打开喝了一口,依旧看着秦明。秦明好看的手把酒罐压到柔软的唇上,不确定的喝了一小口。他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,勾的林涛心弦一颤。酒液有点苦,带着微妙的发酵味道,秦明觉得并不好喝。但他又喝了第二口,这一次甚至还象征性的举了举杯。林涛时不时才喝一口,盯着秦明不断的灌自己。不一会儿一罐就喝完了,秦明没觉得怎么着,又打开第二罐。他本身并不能喝酒,这样喝到第四罐,就已经醉的不甚清明。这时候酒劲上来了,秦明觉得脸上热,头也晕,这感觉很陌生。但并不坏,他模模糊糊的想着。林涛早停下了喝酒的动作,只撑着下巴专心看秦明。秦明酒品很好,醉了也不哭闹,注意到有人盯着自己也只是笑。林涛真没见过秦明这么笑。因为酒精的缘故反应有点迟钝,眉眼慢慢的弯起来,最终变成一个乖乖巧巧的笑。林涛注意到秦明笑起来时颊上有个小小的酒窝,很可爱。他也笑起来,凑的近了点,调笑道:“和我在一块这么开心?”秦明有点迷茫的目光一直追着林涛,闻言垂下眼去,睫毛轻轻的颤着,有点不好意思似得。过了几秒他又慢吞吞的抬起头来,亮亮的眼睛重新对上林涛的,还是笑:“嗯。”林涛被他撩的不行了,正想亲上去却看这人笑着笑着眼皮就开始打架,困极了的样子。行吧,他有点好笑的摇摇头,认命的架起秦明朝床走去。都困成这样了,也不好对他做什么。不过宝宝最近好像又沉了啊,林涛想着。
(废话:涛涛你好像也没管头发啊什么的呢……)

评论(2)

热度(60)